森平方

瓜/奶泉。
廢人一個,專長打call。

「先生,再見。」


大哥哥,大姐姐,幫幫忙。

寝室租客:

救救孩子

全員惡貓:

〒▽〒家里两只猫都生病了,求约稿


英语听力播放测试开始。

In question one, you will see a picture, and you will hear......掰不下去了!我要去厕所!

【冰秋】差生(07)

    「你這回可是當了個英雄啊。」

---- 

        「小夥子,不好意思,請問……」

 

        見老人直巴著自己不放,沈垣感到不解;可看這老頭缺個胳膊,他也不好意思說什麼,只得把老人帶去紙上寫的地點。

 

        這老人大路不走偏愛拐巷子,沈垣原先沒細想,可巷子似乎方向愈來愈怪,他不禁起了戒心,問道:「請問您這是想去哪呢?」

 

        老人腳步一頓,偏過頭來給他一個微笑,笑的滲人:「去哪?送你見我家大小姐去!」

 

        沈垣暗叫不妙,還未反應過來,前面一個紅衣姑娘妖妖嬈嬈地向他們走來,旁邊還跟了個中年壯漢。她揮揮手,那老人立馬閃到一旁,表情依舊。

 

        紅衣女年紀看起來大概十五、六歲的年紀,長得很漂亮,可惜就是妝濃了點。

 

        她皺起眉,眼神盯得沈垣發毛,可接下來的事卻出乎他意料。

 

        姑娘撿起地上一個鋁罐扔向老人,怒道:「沒用的東西!抓錯人了!你沒事抓他老師搞什麼?」

 

        沈垣不解:「妳是誰?」

 

        「我還能是誰?二中的扛把子是誰?」她低頭玩著自己鮮紅的指甲。

 

        沈垣瞪大眼睛看著她:「那個漠北......原來有女裝癖?」

 

        連老師們都知道的不良居然還喜歡來這套?

 

        她先是一愣,接著氣炸了,尖聲道:「你們都沒聽過老娘的名字?沒聽過紗華鈴是吧?」

 

        沈垣腹誹,聽當然是聽過,就是喜歡抓別人臉的那個嘛。

 

        紗華鈴給他氣得牙癢,只是冷笑:「這位老師,我要找的是洛冰河,你最好快點說出你乖學生哪去了,不然我......」

 

        「妳什麼?」

 

        洛冰河氣喘吁吁地瞪著紗華鈴,咬牙道:「妳想對他做什麼?」

 

        紗華鈴拍手,大笑幾聲後道:「全找上門來啦!本人果然生得好看!」

 

        沈垣趁紗華鈴不注意,直接給中年壯漢一個好看,抄起一旁的鐵管砸向他腦門。壯漢像隻紙老虎,禁不起砸,「砰」一聲便倒地不起。

 

        一旁的老人用僅剩的一條手臂握拳揮向洛冰河,卻被紗華鈴趕緊抓住了:「不許鬧出人命!走!」

 

        「站住。」洛冰河冷冷地看著她「妳『找』老師的原因還沒說。」

 

        紗華鈴回頭:「我原本要找的是你,沒為什麼,這群廢物抓錯人而已。」

 

        沈垣愣了,洛冰河長得好看他知道,難不成還帥到女魔頭都想找他?

 

        她看上去不是很想再回答這些問題,對他倆直接翻了個白眼,大聲嘀咕幾句便頭也不回的往巷外走去,獨臂連忙跟紗華鈴跑了,徒留壯漢繼續昏睡在地上。

 

        沈垣蹲下來戳戳壯漢,發現他還真沒反應,從包裡掏出油性筆在他臉上畫了一隻大烏龜,當然一切都是在洛冰河沒看到的狀況下進行的。

 

        在學生面前果然不能不裝逼.....。

 

        洛冰河見他沒事,心裡鬆了一口氣,沈垣被他瞧得有些不好意思,只比個手勢,示意他跟上來回家去。

 

       沈垣笑了一下,道:「冰河,這回可是當了個英雄啊。」

 

        剛說完話沈垣就想打自己嘴,洛冰河是英雄,自己還能是美不成?這話要給他那群損友聽到,指不定能被笑上三年。

 

        三年……三年,一個孩子能長多快呢?

 

        洛冰河看沈垣出神看得慌了,他焦急地喚道:「老師!老師你還好嗎?」

 

        沈垣點點頭,他們這才走出小巷內。

 

        太陽還沒落下呢,興許是夏至快來了吧。


----

感覺挺對不起紗妹妹啊!

重整了一下文,之後若出現章節合併的狀況請不要太驚訝,被合併的會刪帖,以免造成閱讀不便。

很謝謝留言跟喜歡這篇文的你們!

(小小嘮叨)
最近手機和電腦都出了些問題......別啊,我沒錢換的,會沒錢吃飯......。

【冰秋】差生(06)

http://kuasoft.lofter.com/post/1e8f71db_1296d026(05)

「帶離他,自萬劫不復的泥淖。」

----

    把頭埋起來吧,然後,一起墜入深海。

 

    一個半大不小的男孩子在垃圾場的黑燈瞎火下縮成顆球抽泣。

 

    沈垣和柳清歌看到這景象愣了半晌,一時說不出話來。

 

    柳清歌本想拉住沈垣,叫他別隨意動作。不過還沒來得及動作,後者已先跑過去。

 

    洛冰河悶聲道: 「柳老師,您還是先回去吧......」

 

    「冰河,是我。」沈垣坐到他旁邊。

     

    洛冰河急忙抬頭,鼻音裡帶著揮之不去的委屈:「沈老師?」

 

    柳清歌給這隨時準備上演相見歡的師生倆憋了個無語,只道:「你別在這哭到打嗝。」

 

    沈垣偷笑,隨即起身,拍掉身上的灰塵:「現在真的不早啦,走吧。」

 

    洛冰河歪頭,靜靜地瞅著柳清歌與沈垣不語,心道:「走?去哪裡?」

 

    ......我還能去哪裡?

 

    像是看出他心中所想,沈垣道:「我們回家吧。」

 

    他伸出手,想把洛冰河拉上來,就像他們第二次遇見時那樣。

 

    帶離他,自萬劫不復的泥淖。

 

     回去路上柳清歌也沒怎麼罵洛冰河,倒難得逗起他來:「要不你去和他住?」

 

       「他」自是指沈垣了。

 

    沈垣回頭,暗道不妙,得趕緊把自個兒窩裡整整才行。

 

    不過大家都是漢子,住哪吃啥其實也都不是太大問題。於是乎,沈垣腦子一熱,直接答應了柳清歌。

 

    「行啊,你以後就來我這兒住吧。」

 

    走過好幾個路燈,都沒有人在光下發現少年的臉紅得像被煮熟的番茄。

 

    .

    「阿洛阿洛!」寧嬰嬰一蹦一跳地向他衝了過來「來,給你一顆糖......咦?你的眼眶怎麼這麼紅啊?」

 

    洛冰河不大好跟她提起昨夜發生的事,捧著寧嬰嬰糖給的糖果不說話。

 

    小女孩見他一聲都不吱,臉上表情越發像是發現什麼稀世珍寶,拍手道:「你昨天偷戴美瞳對不對?」

 

    他一下子也給寧嬰嬰的無厘頭惹得發笑,只得同她說自己沒怎樣,就是最近成績差了,必須熬夜多學習。

 

    望著洛冰河遠去的背影,寧嬰嬰才頓悟:「原來學霸要這樣當......」

 

    .

       

        「大姊頭叫我們待著,你跑什麼跑?」


      小弟藏好自己剛買的麵包,畏畏縮縮地道:「這......不也沒說等誰嗎?沒指定又是哪個姑娘又惹火她了......」

    

     大哥朝他吐了口唾沫星子,便拿出山寨機翻開相冊:「哪,就這小子,大姊頭說一放學就堵上去。」

 

    「然......然後?」

 

     大哥痛心疾首,又忍不住給自家不成材的跑腿小弟一拳,道:「等他們......操!打暈了!」

 

 

 ----

我好像很久沒更新,甚至昨天不務正業地跟家兄玩猜猜看。

最後面那兩傻逼不是飛機跟漠北,是給下一章閃亮(?)登場的人做鋪墊,太好猜了,就不多說啦!


↓以下正經話:

《差生》是偏極慢熱的文章,中間常有幾章是串場或過渡的,不然一下子關係猛進,猥瑣如我也得害怕。

在此謝謝各位追文的可愛們,mua!

【冰秋】差生(05)

http://kuasoft.lofter.com/post/1e8f71db_1276405e  (04)

「泥娃娃沒有媽媽,也沒有爸爸。」

----

          鐵鍬上面還沾著土,不知道誰昨天挖了什麼東西後扔到這裡來。

 

        「啊,抱歉。」沈垣從門外走進來「昨天走晚了沒放好。」隨即將鐵鍬收走,拿回工具間放好。

 

        「他昨天拿個鐵鍬去弄啥了?」「誰知道,還能是活埋這群熊孩子不成?」

 

        「溟煙溟煙,妳說,沈老師為什麼要拿鐵鍬?」寧嬰嬰從牆後探出頭來,扯著另一個女孩的衣角。

 

        柳溟煙聳肩,戴著口罩的臉看不出情緒。她目光一沉,想到昨天晚自習結束去給班上倒垃圾時,有個人正在垃圾場後的花圃挖東西,興許就是沈垣。

 

        垃圾場附近的燈很微弱,柳溟煙當時沒辦法看出那到底是誰,只知此人必定非常焦急。

 

        掉了很重要的東西嗎?

 

        .

 

        洛冰河沒有向養母提起玉觀音的事。老人家最近不知怎地,病得糊塗,見他脖子上似乎少了什麼都沒多問。

 

        就算還在,也是拿不回來啊。

 

        養母病懨懨地躺著,似刀俎下的魚肉,更像掙扎著拒絕死亡的陪葬者。

 

        給誰陪葬?玉觀音嗎?

 

        男孩被自己幼稚的問題逗得發笑,隨即又輕笑一聲,不知是嘲笑還是真笑。

 

        「冰河對不起,媽沒辦法......」

 

        他回頭,養母竟沒了先前微弱呼吸的起伏,臉上既無猙獰,亦無掙扎。

        洛冰河多希望養母是真正睡著,方才同他說的那句是「晚安」而非那句無關緊要的道歉。

        

        「你都不戴觀音像,是不是不喜歡?可是對不起......」

 

        「媽真的買不起更好的東西給你了......」

 

        都死了還道什麼歉?

 

        再也無法說出口的問句被哽在喉中,取而代之的是仰天一聲長哮與暴雨般的淚水。

 

        原來她一直都知道。

 

        .

 

        沈垣看著洛冰河哭得紅腫的雙眼,這已是第四天。

 

        他沒辦法,也不明白究竟發生什麼事。

 

        沈垣抱住了洛冰河。

 

        老套是老套,但就是管用。

 

        「可以告訴我,你最近還好嗎?」沈垣輕輕地摸著他的頭。

 

        「不好,真的很不好,糟透了。」「我媽死了。」

 

        喔喔原來......不對,他剛剛說?他媽?

 

        沈垣沒來得及從這突如其來的震撼回復過來,便苦惱著洛冰河之後的生活該怎麼解決?

 

        丟著一個未成年自己住終歸還是不太好,更何況是沒有監護人的那種。

 

        .

        

        他手上拿了三個泥娃娃。

        

        不多不少,三個剛好就是父親、母親、他自己。

 

        只是還未看清兩個比較大的泥娃娃到底長得如何,便有一隻手伸了過來,摔碎他捧在掌心的倆娃娃。

 

        徒留一個有他神韻的泥偶呆立於掌心。

 

        他猛地想起泥娃娃沒有媽媽,也沒有爸爸。

 

        .

        

        「初中生睡不著怎麼辦?」

 

        柳清歌關上網頁,又一個沒用的回答。

 

        「你要真睡不著,就起來學習,隨便動動也行。」

 

        洛冰河點點頭,走到門口穿上鞋就溜了。

 

        「讓你動不是讓你大半夜跑街上!」

 

        柳清歌也緊跟著跑出門,邊跑邊給沈垣發短信。

 

        畢竟晚出門,再加上洛冰河跑得挺快,柳清歌竟是跟丟他了。見到一位路人,情急之下只得跟路人問話。

 

        「不好意思,請問有沒有看到一位男……」

 

        沈垣真的很會抓時間,柳清歌心道。

 

        兩人左思右想,最後翻牆進了學校,才在垃圾場見到縮成一團的洛冰河。

----

然而冰妹借住在柳巨巨家,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目前寫得最難過的一章,養母噶屁了其實寫到快哭。

最後,泥娃娃真的是一首獵奇恐怖的歌,怕爆。

【漠尚】喵喵喵

◎ooc!

◎就是一篇純撒糖,剛考完數學會想寫的那種。       

----

         向天打飛機是個貓控,特別嚴重那種。

        

        每天除了更一更小白文,就是打開圖檔吸雲養貓。

 

        偶爾翻評論放空時他也會想著是不是該把這不文雅的名字改成向天擼貓咪。

 

        所以尚清華看見自家大王變成一只貓的當下,內心狂喜亂舞,只差沒把頭埋到漠北君肚子上吸一吸。

 

        反正作者本人都能跟本書第一黑粉一起穿越了,變成貓也不是什麼大事兒。莫慌莫急莫害怕,先抱一抱才是上上策!

 

        大王還真安靜。

 

 

        漠北喵狠狠地咬了正在捏他爪爪的尚清華。

 

        .

 

        紗華鈴左瞧瞧右看看,嘻笑道:「叫你平常跩得跟啥一樣。」

 

        漠北喵依舊十足高冷地盯著她。

 

        「喵。」

 

        紗華鈴爆笑。

 

        躲在旁邊不吱聲的尚清華很心痛,當年更文時,紗妹妹明明是銀鈴般的笑聲,怎麼現在變得跟槓鈴差不多?

        

        .

 

        在找到解決方法之前,一人一貓就這麼在北疆安然無事度日。

 

        除去尚清華臉上偶爾會多幾道抓痕以外。

 

        漠北君總趁他睡著時伸出舌頭偷偷地舔一舔,就像小孩子舔糖葫蘆一樣。

 

        甜的,暗搓搓開心的漠北君心道。

 

        刺的,其實壓根兒沒睡著的尚清華心道。

 

        但自己還是被大王給暖到了,明明他的能力是操縱冰雪啊。

 

        .

        

        向天打飛機醒了過來,這裡不是北疆,旁邊也沒有貓。

 

        他打開網頁,《狂傲仙魔途》還是在那兒,評論區依舊日常運轉,罵沈清秋人渣,罵自己文筆差,表白冰哥跟妹子。

 

        「瓜兄不是說咱們給系統搞去綠丁丁了嗎?」

 

        翻遍篇章與評論,獨獨沒有漠北君。

 

        向天打飛機選擇忽視,自己每章內容都灌那麼多水,找不到關鍵字也很正常,他習慣性地點開放貓的相簿。

 

        沒有、沒有、沒有……

 

        沒有那隻如冰霜般高冷的大貓兒,什麼都沒有。

 

        .

        

        尚清華睜開眼睛,自己還是躺在北疆的窩。

 

        旁邊沒有貓。

 

        有人……呸,有魔。

 

        他笑了,唇輕覆上漠北君額頭,半晌才道:

 

        「大王,好久不見。」

----

我腦子壞掉啦,原本想寫成一切都是菊巨的幻覺與夢境,最後分不清虛實而崩潰。

【冰秋】差生(04)

        

        http://kuasoft.lofter.com/post/1e8f71db_1257ee6c(04)

        「只是實在地打從心底喜歡上這個人了吧。」

        ----

        在頭頂上的不是哪尊值得信仰的神明,是準備跳樓自殺的人;同理,沒有糖果會從天而降,但隨時都有一桶冷水等待著你。

 

        渾身溼透的洛冰河恰好為這荒謬的一句話作證。

 

        沈垣趕緊找了條毛巾給他擦頭「有沒有帶衣服來換?」

 

        他搖頭,水花濺到沈垣身上,有點像狗。

 

        說難聽點,也的確是一隻誤上人生這艘賊船的、任欺善怕惡者宰割的狗。

 

        洛冰河被沈垣拉著去醫務室領衣服換,值班老師也沒多問,權當他就是打掃時給水潑到了,趕緊打發洛冰河去更衣。

 

        「我說小沈啊,你實習的不是高中部嗎?咋帶這初二的小朋友走啊?」值班老師大概見沒什麼人來醫務室,待著挺無聊;加上自己也算個話多的老頭,話匣子開得跟洛冰河之前的皮肉傷似的。

 

        沈垣還來不及解釋,值班老師又道:「叫小朋友打掃時認真點兒唄,長得挺好看,怕是給哪個小女孩兒潑著玩咯!」

 

        簾子後差不多換好衣服的洛冰河眼神一暗,心道哪有什麼小女孩?不就是明帆同他那群狐朋狗友搞的鬼嗎?

 

        自己近日應該忘不掉明帆當時在樓上那囂張跋扈的嘴臉了,不過他也沒有告訴老師的打算。

 

        畢竟跟誰說都無法斬草除根吧,這種事情裝聾作啞去敷衍個三年就會過去,其餘就讓它雲消煙散,任何人都不需知道。

 

        這些日子常待在沈老師的旁邊,明帆也不好對他怎樣,想到這兒,洛冰河的心情變好了一些。

 

        和有沒有被欺負其實沒有太大關聯,只是……

 

        只是,他實在地打從心底喜歡上這個人了。

 

        「冰河,換好了嗎?」沈垣抓著簾子輕輕地晃了晃。

 

        「好了好了。」

 

        醫務室提供的舊校服在洛冰河身上顯得有點寬鬆,也僅是寬鬆罷了,沈垣默默讚道洛冰河骨架生得真不錯,將來一米八幾肯定有。

 

        兩人告別了還沒說完話的值班老師,正要回辦公室拿東西,眼前馬上閃過一道嬌小的身影,那人似乎瞥見他倆,便停了下來。

 

        來者正是寧嬰嬰,然而寧嬰嬰並無平日的活潑開朗,似是奔波許久,喘了片刻才道:

 

        「沈老師!太好了你也在,不然我還不知道怎麼處理……」

 

        沈垣不解,但還是先安撫道:「嬰嬰怎麼啦?」

 

        「阿洛他……他的座位……」寧嬰嬰泫然欲泣,不知道洛冰河的座位被整了什麼蠱,但肯定把她嚇得不輕。

 

      .

 

        亂死了。

 

        跟他目前為止的人生有得一拚。

 

        寧嬰嬰顫抖著不敢說任何話,沈垣皺起眉頭,而當事人洛冰河則是面無表情。

        

        「太過分了……」沈垣嘆氣。

 

        洛冰河走上前,蹲下來拾起散落一地的課本放回抽屜,不發一語。

 

        習慣了。

 

        寧嬰嬰跟沈垣還只是頭一回看到罷,座位早已被這樣搞過許多次。

 

        「別介意,」他道「等會兒晚自習,學校大概要趕人,我們都先回去吧。」

 

        晚自習意味著初三同學會留下來,想當然爾,明帆絕非例外。

 

        能火速逃離現場,當然是選擇麻溜兒地滾遠點。

 

        滾出霸凌者的魔爪只有片刻,滾下現實這個斜坡卻是一輩子。

 

      .

 

        「還沒找好嗎?要不去警衛室問一下?」沈垣看洛冰河找了大概二十分鐘多的東西,擔心地道。

 

        「沒有……真的沒有……」

 

        他的玉觀音不見了。

 

        說是玉觀音其實也不對,那只是養母被別人騙,砸了大筆錢給他買的西貝貨,儘管如此,洛冰河依舊將這得來不易的溫暖捧在心尖尖。

 

        「不就是假貨嘛,真搞不懂他沒事那麼珍惜幹嘛?」

 

        雖然洛冰河在找鍊子,完全沒注意到門外動靜,沈垣卻聽得一清二楚。

 

        明帆。

 

        這死小鬼。

 

        沈垣耐心聽完了他們的對話內容,只差沒罵出聲來。

 

        洛冰河找那麼久的玉觀音,竟被幾個初三的小毛孩子扔垃圾場後邊那座花圃去了!

----

尋找紅心A之前先來尋找玉觀音吧!

很感謝在拖更期間給予鼓勵的道友們,太感謝了,懷疑人生的時候都會想到「還有道友要看文呢。」

連假不出意外可以更第五章。

我想看他們甜甜的談戀愛而不是在這裡搞校園霸凌劇啊(淚奔)!到底!在!搞什麼鬼!明帆被搞得好扁平......。

寫文的時候最難改掉的毛病就是,很喜歡押韻,也很喜歡玩諧音梗。

覺得這樣有點討厭,句子唸起來太累贅了。

必須努力改掉才行呢,這種長輩式冷笑話一樣的文章,一點都不棒。


不足700字的歡樂ooc童車。

沒有歡樂刺激與更新,只有肉渣渣。

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