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大河波浪寬

饅頭/奶泉。
廢人一個,專長打call,不擅言詞。

【漠尚】喵喵喵

◎ooc!

◎就是一篇純撒糖,剛考完數學會想寫的那種。       

----

         向天打飛機是個貓控,特別嚴重那種。

        

        每天除了更一更小白文,就是打開圖檔吸雲養貓。

 

        偶爾翻評論放空時他也會想著是不是該把這不文雅的名字改成向天擼貓咪。

 

        所以尚清華看見自家大王變成一只貓的當下,內心狂喜亂舞,只差沒把頭埋到漠北君肚子上吸一吸。

 

        反正作者本人都能跟本書第一黑粉一起穿越了,變成貓也不是什麼大事兒。莫慌莫急莫害怕,先抱一抱才是上上策!

 

        大王還真安靜。

 

 

        漠北喵狠狠地咬了正在捏他爪爪的尚清華。

 

        .

 

        紗華鈴左瞧瞧右看看,嘻笑道:「叫你平常跩得跟啥一樣。」

 

        漠北喵依舊十足高冷地盯著她。

 

        「喵。」

 

        紗華鈴爆笑。

 

        躲在旁邊不吱聲的尚清華很心痛,當年更文時,紗妹妹明明是銀鈴般的笑聲,怎麼現在變得跟槓鈴差不多?

        

        .

 

        在找到解決方法之前,一人一貓就這麼在北疆安然無事度日。

 

        除去尚清華臉上偶爾會多幾道抓痕以外。

 

        漠北君總趁他睡著時伸出舌頭偷偷地舔一舔,就像小孩子舔糖葫蘆一樣。

 

        甜的,暗搓搓開心的漠北君心道。

 

        刺的,其實壓根兒沒睡著的尚清華心道。

 

        但自己還是被大王給暖到了,明明他的能力是操縱冰雪啊。

 

        .

        

        向天打飛機醒了過來,這裡不是北疆,旁邊也沒有貓。

 

        他打開網頁,《狂傲仙魔途》還是在那兒,評論區依舊日常運轉,罵沈清秋人渣,罵自己文筆差,表白冰哥跟妹子。

 

        「瓜兄不是說咱們給系統搞去綠丁丁了嗎?」

 

        翻遍篇章與評論,獨獨沒有漠北君。

 

        向天打飛機選擇忽視,自己每章內容都灌那麼多水,找不到關鍵字也很正常,他習慣性地點開放貓的相簿。

 

        沒有、沒有、沒有……

 

        沒有那隻如冰霜般高冷的大貓兒,什麼都沒有。

 

        .

        

        尚清華睜開眼睛,自己還是躺在北疆的窩。

 

        旁邊沒有貓。

 

        有人……呸,有魔。

 

        他笑了,唇輕覆上漠北君額頭,半晌才道:

 

        「大王,好久不見。」

----

我腦子壞掉啦,原本想寫成一切都是菊巨的幻覺與夢境,最後分不清虛實而崩潰。

评论(5)

热度(43)